董卿老公密春雷“隐没”一个月 西部信托30亿资金能安全着陆吗?

2022-03-06 13:30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者 | 丁一

编辑 | 付影

来源 | 独角金融

位于长三角地区的崇明岛,一直以风景秀丽著称,浩瀚奔腾的江与海,孕育着1400年多年悠久历史故事的崇明岛,央视一姐董卿和老公密春雷的老家均坐落于此。

2003年,密春雷创立览海控股,此后叱诧商界多年,关于其第一桶金来自何处,无人知晓,如今已一手缔造出了百亿商业帝国。

密春雷行事低调,但这位隐秘富豪动向始终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他掌舵的“览海系”,作为资本市场有名的民营派系之一,业务横跨保险、医疗、银行、地产、汽车、融资租赁等领域。

1月29日,览海医疗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密春雷授权公司董事倪小伟代其履行董事长职责,为期3个月。此后,未有关于密春雷动向的任何公开消息,即便2月15日上海人寿七周年庆典时,董事长密春雷的名字也未出现在会议通稿名单中。

“掌门人”一个月未现身,旗下上市公司览海医疗业绩预亏、上海人寿净利润同样由盈转亏,为“览海系”提供30亿元借款的西部信托,这笔资金能否“落袋为安”蒙上一层迷雾。

1

30亿信托产品难兑付?

最关注密春雷动向的,除了“览海系”自身,还有西部信托。

2021年2月开始,西部信托接连三次在官网发布了关于“稳盛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稳盛4号”)的风险提示。

 图片来源:西部信托官网

图片来源:西部信托官网

 

公开资料显示,稳盛4号成立于2020年6月10日,规模30亿元,信托期限36个月,信托资金用于受让玉溪金丰凌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简称“玉溪金丰凌”)持有的特定资产收益权,览海控股提供全额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西部信托提示函披露,2021年2月2日,在对信托融资人和保证人进行定期核查的过程中,发现其存在涉诉和被法院执行的情况。

融资人玉溪金丰凌涉诉金额为138.75万元,保证人览海控股持有的上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被司法冻结,被冻结的股权价值约为2.14亿元人民币,冻结期限从2020年12月22日至2023年12月21日。

西部信托表示,保证人股权被冻结,极大可能触发稳盛4号信托约定的违约条款,导致产品无法到达预期收益。

表面上看,稳盛4号融资人是玉溪金丰凌,背后的融资方实际上是览海集团。

通过对股权的梳理,不难发现玉溪金丰凌和览海控股之间的微妙联系。

玉溪金丰凌全资持有的二级子公司南通润东英菲尼迪汽车销售服务公司,有一位名为曹阳的高管,同为上海览海投资有限公司(览海控股全资控股)持股公司的高管。2019年4月,润东汽车(1365.HK)将公司旗下四家附属子公司全部打包“甩卖”给了昆明彦恒汽车销售公司(览海控股持股10%),直接表明密春雷通过旗下“览海系”公司介入到润东汽车的资本运作中。

2021年12月14日,上海人寿的股权解除冻结,但稳健4号的危机并没有就此解除。

长期低调的密春雷在2021年下半年频频露面,不仅在2021年9月份到海南省东方市进行调研考察,还接连出席了上海览海康复医院的开业典礼和上海人寿2021年的工作会议。

独角金融注意到,(览海医疗,600896.SH)长年披星戴帽,面临退市风险。根据览海医疗业绩预告,(2020年为6128万元)。的业绩表现也不尽人意。据其年报披露,截至,该公司。“览海系”的上市公司*ST海医2021年业绩由盈转亏,净利润预亏1.45亿元至1.15亿元之间

上海人寿2021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2.78亿元,而2020年同期净利润为2.88亿元

对比之下,频繁露面突然宣布览海医疗董事长职务暂由其他人代替3个月,密春雷到底去哪了?

西部信托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虽然目前稳健4号尚未实质性违约,但和“览海系”密春雷千丝万缕的关系,无疑加剧着这只信托产品日后兑付风险。

2

“萝卜章”局中局

2002年,西部信托挂牌成立,由陕西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和陕西省西北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合并重组而成,股东阵营涵盖电力、能源、房地产、烟草等多个领域。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却缺乏一双“慧眼”。此前西部信托接连三次身陷“萝卜章”事件中,本金累计超10亿元。

这一切要从一家名为福建海发医药科技公司说起。

2017年至2018年间,海发医药利用福建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做抵押,向多家信托公司融资,总金额高达数十亿,西部信托便是其中之一。

2019年5月,海发医药实控人失联,海发医药无力回购造成实质性违约,包括西部信托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将海发医药和福建协和医院告至法庭。

2020年4月,中国法院裁判文书网披露显示,西部信托诉称“约定福建海发医药将其持有的对福建协和医院共计约5.02亿元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西部信托”,但实际上福建协和医院自2016年1月至2019年5月向海发医药的采购总额仅为592.58万元,全部支付后不欠福建海发医药任何账款。

福建协和医院提供的证据表明,海发医药涉及到应收账款的相关材料均为虚假材料,公章也是由他人私刻假冒的“萝卜章”。

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这只是西部信托受骗于“萝卜章”的第一局。

被海发医药这枚“萝卜章”蒙骗,西部信托在2017年发行了“海发医药保理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海发2号”)。

2017年11月至12月,首创网金与西部信托签署了该信托计划的信托合同。根据信托合同,首创网金共计向西部信托支付3.2亿元,用于认购3.2亿份“海发2号”优先级信托单位。

根据首创网金的说法,认购后两方还签署了《信托收益权转让合同》,约定信托计划成立满24个月之日起5日内西部信托一次性向首创网金公司支付标的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3.2亿元。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然而这一说法遭到西部信托否认。。

西部信托表示,从未与首创网金签订过《信托收益权转让合同》。对比首创网金所提供的合同签章,西部信托发现其与西部信托的公章及法定代表人印章存在明显差异,认为《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系伪造,首创网金公司涉嫌欺诈

这是西部信托碰到的第二枚“萝卜章”。

2020年6月,裁判文书网披露中铁融信(天津)投资管理公司与西部信托的合同纠纷。

此案中的中铁融信(天津)投资管理公司和首创网金经历类似,都是被人以西部信托的名义,利用“萝卜章”与其签署《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进行诈骗,此番涉案金额2.63亿元。

被假章困扰的西部信托,还曾于2021年踩雷华夏幸福。

2020年7月9日,西部信托成立江城6号集合信托计划,总规模20亿,分各期成立,期限1.5年,融资人为九通基业投资有限公司(华夏幸福子公司),华夏幸福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

根据西部信托官网公布的临时披露信息,西部信托于2021年3月18日收到华夏幸福债委会工作组邮件,通知展期,期限不短于6个月。截至2022年3月4日,该项目仍没有兑付。

3

业绩身价齐跌

外患层出不穷,西部信托的内忧也是有待解决。

受资管新规和大环境的影响,信托公司近年的发展都不像早前一样如鱼得水,而西部信托作为中小型信托机构,竞争力更是锐减。根据56家信托公司在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未经审计财务数据,时的低谷,已有很大增长,但

2017年,西部信托净利润为3.45亿元,同比下降54.60%,在68家信托公司排名中由32位降至55位,业绩下滑幅度之大位居行业第二。

2021年,西部信托2021年的营业收入为9.64亿元,净利润为4.37亿元,这一业绩相比2017年横向对比仍处于行业“吊车尾”的水平。

伴随着业绩的下滑,西部信托的股权价格一降再降。

2012年11月,上海天迪科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西部信托3.07%股权。挂牌价从8326万下调至7376万元,历经半年迟迟没人接手。

2018年11月9日,西部信托1.35%股权和0.18%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三个月无人问津。

业务方面,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20年间,西部信托曾以“母子债”收益权转让形式开展政信类产品,以及以入股房企关联企业(注:主要为非地产类企业)形式开展地产类产品。

从事地产前融服务的财富管理机构曾在官方研究文章中提到,“通过‘资产收益权’方式将信托资金在使用形式上包装成一个投资或交易行为似乎既可以实现开发商在‘三道红线’监管规定下融资出表的目的,又能解决信托机构融资性信托额度不够的问题。”。回归到自身,手段只是辅助,业务才是核心竞争力。

2021年,各大信托频繁踩雷地产项目,西部信托虽然鲜少被波及,但这位“幸运儿”在其他业务方面的风险依旧突出(独角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