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青年”徐雷:戴耳钉、穿潮牌,带领京东穿越“低谷”,曾主导设计京东618

2022-04-07 14:31 来源:上游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摇滚青年”徐雷:戴耳钉、穿潮牌,带领京东穿越“低谷”,曾主导设计京东618

4月7日,京东集团宣布,京东集团总裁徐雷出任京东集团CEO,将负责日常运营管理,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汇报;刘强东将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长期战略设计、重大战略决策部署、年轻领军人才培养和乡村振兴事业中。

▲截图自京东集团公告

公告显示,徐雷已经加入京东集团超过10年。在最近担任总裁期间,负责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此前曾担任过京东零售CEO、京东集团首席市场官、无线业务部负责人、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部负责人等。

接棒任京东集团CEO

或许外界对徐雷并不熟悉,甚至还有不少人认为他多少有些“另类”和自身特色——戴耳钉、有纹身、爱摇滚、爱踢足球,他也鲜少穿正装,总是一身潮牌,他在社交平台的签名是,“我在雨中行走,从不打伞;我有自己的天空,它从不下雨。”

过去,在关乎个人职业生涯重大变动的时间节点,徐雷经常在微博分享歌曲,似是“回应”外界。例如,2018年7月,徐雷兼任首任京东商城轮值CEO时,他在微博分享了一首《Put Your Lights On》。

出身于“大院子弟”,徐雷曾表示自己是一个喜欢“规矩”的人,刘强东亦是多次在公开场合赞扬他的懂规矩。

徐雷进入京东缘于投资女王徐新的“牵线搭桥”。2007年,彼时京东还没有自己的市场战略和团队,徐新把当时在圈子里小有名气的徐雷介绍给刘强东做市场顾问。

2009年1月,徐雷正式加入京东。他曾在京东零售业务多个部门任职,历任营销及品牌负责人、京东无线负责人以及营销及平台运营负责人。徐雷曾于2011年离开京东并加盟百丽国际控股运营的优购网,出任该公司首席市场官一职。2013年,徐雷重返京东并接管京东市场部。2016年7月,京东任命徐雷为高级副总裁;2017年4月,京东设立集团CMO体系,并任命徐雷为集团CMO,直接向刘强东汇报,并全面负责各项业务的整合营销。

2018年7月,京东商城宣布实施轮值CEO制度,由京东集团CMO徐雷兼任首任京东商城轮值CEO,全面负责商城日常工作的开展,这是京东首次在内部实施轮值CEO制度。刘强东表示,“我个人的关注点主要放在战略、团队、文化和新业务上,比较成熟的业务,我们的管理团队都可以处理好。”

自2019年起,徐雷在京东的各项活动中越发突出,并成为京东电话会议上主要发言人。

2021年9月,徐雷担任京东集团总裁,负责京东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徐雷主导设计了京东618营销活动,目前618已成为每年中国经济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带领京东穿越“低谷”

徐雷的成绩有目共睹,过去三年,其领导的零售业务连续实现高质量增长。

2018年7月,在徐雷升任京东零售CEO的时候,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京东的收入增速首次跌破30%,活跃用户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然而在随后的三年多时间里,京东再次恢复了高速增长,过去三年间始终保持了25%-29%之间,活跃用户数更是从3亿攀升至5.7亿,增长了近一倍,库存周转天数下降了20%。

特别是从去年9月份徐雷上任京东集团总裁以来,在整个市场增长乏力的背景下,公司在四季度仍旧保持了高于同行业的23%的同比增速。

可以说,徐雷在过去三年多无论是带动业绩增长还是内部管理上都表现出色,获得了公司内部和外部的一致认可。

除了徐雷之外,过去三年间京东在战略、组织、机制、文化等方面也更加成熟。不仅明确了“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的战略定位,在组织机制上,经过三年多的运转,由各业务板块、职能体系负责人组成的战略执行委员会(SEC)和集团几十位一线业务部门负责人组成的战略决策委员会(SDC)已经形成了良好的集体决策和快速响应机制。此外,一大批年轻领军人才快速成长起来,目前,京东集团80后管理者占比已达到91%,正在成为京东集团的中坚力量。

然而正如一艘航行在大洋深处的巨轮一样,既要有人确保巨轮在望远镜的视野内保持航向稳定,还要有人能够在航海图上绘制出巨轮更远的航向。

京东正处在一个最佳的战略机遇期,因为从宏观环境来看,整个中国的产业经济正处于转型期,在时代的剧烈变革之下,企业层面一切战略都有可能变成战术。经过19年度沉淀,京东能够将1000万SKU实现30.3天的库存周转天数,可以说创造了中国零售业的极致典范。

下半场的较量

过去一年,京东发生诸多大事件。

去年底,腾讯1000亿挥别京东,激起千层浪。腾讯以中期派息方式,将所持有约4.6亿股京东股权发放给股东,对京东持股比例将由17%降至2.3%。按照京东当前股价计算,腾讯将预计发放120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000亿元)的“大礼包”给股东。自此,腾讯不再是京东第一大股东,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将卸任京东董事。

今年3月12日晚间,德邦股份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或将发生变更,崔维星将不再是公司实控人,德邦控股仍为公司控股股东,京东集团控制的京东卓风或将成为公司的间接控股股东。公司股票将于3月14日复牌。至此,京东收购德邦股份消息落地。

回到京东自身而言,也要面临包括电商在内的移动互联网高增长阶段已经结束的现实。京东目前处于低利润运营阶段,亦面临着新业务困境问题,Q4季度京东的新业务收入达82.1亿,虽同比增长44%,但亏损也达到了32.2亿,同比扩大230%,据中信证券的预估,Q3京喜拼拼以及京喜业务的单季亏损很可能达到了20-25亿元。

京喜拼拼进展并不算顺利。近日,有消息称京喜旗下京喜拼拼将全部裁员,据媒体从接近京喜内部人士处了解到,京喜此次确实会裁撤一些区域,但并不是涉及到的区域人员都会被优化,有一些人员会转移到保留区域。

与此同时,各大电商平台也在加码自营。今年2月,阿里上线自营业务“猫享”。据Tech星球报道,抖音平台近期在组建酒水自营电商团队,目前抖音直播卖酒月销量已经达到8000万,2020年下半年,抖音酒水类目月销售量环比增长了70%。

无论如何,对三大传统电商平台而言,接下来进入张勇、徐雷以及陈磊的比拼阶段,他们在守住自身城池的同时,也需直面抖音、快手等新兴电商平台的日渐崛起。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