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徐翔离婚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应莹最新发声:已在准备上诉材料

2023-04-06 00:0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每经编辑 黄胜    

“关于上海市黄浦区法院的裁定,我肯定不认可,后续我将依法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我和律师已经在准备上诉材料了”,4月6日,徐翔妻子应莹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

4月5日,应莹在微博发文称,昨天,我收到了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的离婚案判决书。从2019年3月底递交起诉状要求离婚到今天拿到判决书,历时整整四年,黄浦区人民法院终于给了一个结果:原告应莹要求与被告徐翔离婚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应莹称,法院给出的意见是“难以认定原、被告双方感情确已破裂”,并以此为由不判决离婚。

“我认为黄浦区人民法院的判决违背了《民法典》的基本精神,我将依法向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记者获悉的判决书材料显示,“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4月6日,应莹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我将依法向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时隔三年,徐翔离婚案继续审理

“苍天在上,我要离婚。”2019年七夕,私募大佬徐翔妻子应莹所写的一篇《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文章刷爆朋友圈

在发文前,应莹的离婚请求于2019年5月份在上海黄浦区法院立案。彼时,徐翔因市场操纵案正在青岛监狱服刑。当年的8月29日,这桩离婚案件在监狱内部法庭进行庭审。

那次庭审后,应莹向记者称,徐翔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表示不同意离婚,但当法官问到徐翔本人时,他的回答就两个字:同意。

按照原定时间,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应于2019年11月7日对徐翔与应莹的离婚案做出宣判。不过,就在前一日下午,应莹接到律师通知,原定于次日的开庭“因故取消”,“宣判日期另行通知”。

此后,应莹与徐翔的离婚案,再出现与进展有关的音讯,已是两年后,彼时,距该案件立案,已经过去了3年半。

应莹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彭斐 摄(资料图)

应莹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彭斐 摄(资料图)

在间断了两年多后,徐翔与应莹的离婚官司,在2022年即将结束时,终于再次有了进展。12月6日中午,应莹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中称:“我和徐翔的离婚案即将会有结果。”

作为曾经的“私募一哥”,徐翔的离婚案显然难以避开巨额财产分割的问题。

2017年1月,徐翔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青岛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案件中违法所得约93.37亿元。据应莹表述,徐翔案发后,家庭名下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遭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

“合法财产100多亿,要求分割一半”

虽然两人的离婚案在2019年就已经开庭,但当时,对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划分,并未提及。彼时,应莹的回复是:“原来打算是等离婚案件判决以后,我另案再提的。”

不过,离婚案件随后陷入长达三年的中断。应莹曾多次公开表达对财产甄别“久拖未决”的不满。随着案件重启,应莹一方也决定提起对相关财产的分割。

在2022年12月6日的发文中,应莹提到:“此次开庭我追加了财产分割的诉求,因为现在青岛中院的于江涛法官已明确告知我,徐翔案涉案资产都已甄别完毕进入执行阶段,我将要求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依法分割青岛中院已经甄别完毕的合法财产。”

对于其与徐翔涉及的共同财产数额,12月6日,应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青岛中院不给我甄别的结果,根据我和律师整理的财产清单,我和徐翔的合法财产有100多亿,我要求依法分割一半。

应莹提及的“徐翔案的合法资产”涉及法院判决时徐翔直接、间接及旗下资本平台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股权。

徐翔家族6家A股公司持股最新市值或超41亿

应莹与徐翔的离婚案之所以备受市场关注,主要原因还是作为曾经的“私募一哥”,徐翔旗下持有众多资产,他们的离婚案自然也不可避免要牵扯到财产分割。

由于徐翔在2017年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青岛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以及没收案件中违法所得,导致部分资产属于涉案资产需要被甄别后执行。去年,应莹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文章中称,“青岛中院的法官已明确告知我徐翔案涉案资产都已甄别完毕进入执行阶段”。

在应莹今日发布的微博中也提及财产问题。

对于其与徐翔涉及的共同财产数额,应莹在去年12月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根据我和律师整理的财产清单,我和徐翔的合法财产有100多亿,我要求依法分割一半。”

应莹所提及的“徐翔案的合法资产”涉及法院判决时徐翔直接、间接及旗下资本平台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股权。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徐翔家族主要持有6家上市公司股票(位居十大股东之列),分别为大恒科技(SH600288,股价13.7元,市值59.84亿元)、宁波中百(SH600857,股价9.94元,市值22.3亿元)、文峰股份(SH601010,股价2.51元,市值46.38亿元)、华丽家族(SH600503,股价2.74元,市值43.9亿元)、铭利达(SZ301268,股价42.49元,市值169.96亿元)、康强电子(SZ002119,股价14.67元,市值55.05亿元)。以其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持有的股份,根据4月4日收盘价来计算,这些持股最新市值合计超41亿元。

具体来看,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持有大恒科技1.3亿股,最新市值为17.81亿元;宁波中百由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3540.53万股,后者由徐翔的母亲郑素贞、父亲徐柏良共同持股,另外郑素贞的姐妹郑素娥还持有800万股,合计最新市值为4.3亿元;文峰股份由郑

素贞持有2.75亿股,最新市值为6.9亿元;华丽家族由泽熙投资旗下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9000万股,最新市值为2.47亿元;铭利达由郑素贞持有1627.92万股,最新市值为6.92亿元;康强电子则由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持有1876.43万股,最新市值为2.75亿元。

不过,上述股份中有部分已被冻结。例如,去年12月22日,大恒科技披露,根据青岛中院相关冻结令之内容,对公司控股股东郑素贞女士持有的公司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继续冻结,冻结期限自2022年12月21日起至2025年12月20日止。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21世纪经济报道、应莹微博、每经网(记者 彭斐、范芊芊)、公开资料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VCG41N125321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