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造车版图浮出

2021-09-04 07:00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编译 / 马晓蕾

编辑 / 牛跟尚

设计 / 师瑜超

来源 / Financial Times,作者:Lauly Li, Eri Sugiura, Cheng Ting-Fang

“苹果汽车就是带了四个轮子的iPhone,既然我们可以生产iPhone,自然也能生产电动车。”这是富士康创始人、前董事长郭台铭不止一次在公司的内部会议上说的话。

富士康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电子代工商、苹果的最大供应商,长期以来一直梦想着能制造汽车。

2014年,郭台铭发起了一个代号为“A-Fu Initiative”的电动车项目。该项目彼时未向外界公布,由富士康的一个精密仪器团队负责。

一位熟悉该计划的人士说,郭台铭承诺,如果项目成功,将给每一位项目成员发放股份作为奖励。

可惜A-Fu Initiative只是昙花一现,造车还是比预期的要复杂得多。

但富士康那颗造车的心从未改变。

如今,汽车行业处于改头换面的关键节点。汽车制造商在最上层,下面是一层一层供应商的金字塔供应链模式已经僵化不堪。该公司又在重新推动电动汽车的发展。

这一次它会更成功吗?

电动车是有四个轮子的iPhone

两年前接替郭台铭的刘扬伟承诺,到2025年,全球5%的电动汽车将采用富士康的设计、部件、机械零件或软件。

但该公司的野心不止于此。

它已宣布计划在美国和泰国建造工厂,进行整车组装,并正在欧洲选址用于汽车制造。

同时,富士康已将自己的角色转换为电动车的倡导者,为电动车开发新技术、制定新标准,以挑战传统汽车制造商。

刘扬伟接棒郭台铭(左)后,把电动汽车作为了自己的头号使命▼

一边富士康的电动车进度条在加快,另一边消费电子产品的利润在下降。

2020年,富士康的销售额仅增长了0.3%,自2017年以来,净利润一直在萎缩。如果该公司要将其毛利率从目前的6%提高到目标的10%,电动车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市场对电动车的狂热让富士康的股价在2021年3月份创下四年来的新高,自年初以来,股价上涨超过15%。

如果这一次它的电动车行动又折戟了,那风险就很大了。

富士康的子公司已经在为特斯拉、宝马等传统和电动汽车制造商提供电子产品,产品包括仪表盘显示器、印刷电路板以及一系列的机械和塑料部件。

为了扩大其产品阵容和网罗更多技术,刘扬伟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签署了一系列供应协议和技术开发伙伴关系。

比如,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母公司、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Stellantis建立合资企业,为车联网开发智能座舱软件,

又比如与吉利成立合资企业,销售与智能驱动系统、软件平台甚至整车制造和咨询服务。

富士康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在软件方面的专业技能,对于一家以硬件能力闻名于世的公司来说,软件方面它不占优势。

8月初,该公司在台湾收购了一家半导体工厂,以获得对电动汽车芯片供应的更多控制权。

推倒供应金字塔

富士康预计,除开用于汽车远程信息处理的显示面板,2021年该公司来自汽车零部件的收入可能超过100亿新台币(3.61亿美元)。

该公司称,这对于一个年收入超过5万亿新台币的制造帝国来说微不足道,但它同比增长了40%。

“目前的收入主要来自机械和塑料部件,但我们将扩大到系统和模块层面,并在不久的将来开始整车制造。”刘扬伟在8月份的投资者会议上说。

几十年来,传统汽车公司在发动机、变速箱和复杂的动力传动系统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如今反而成了进入电动车市场的阻碍,给了电动汽车初创企业遍地开花的机会。

富士康计划取代传统的一级供应商,为菲斯克、拜腾等新品牌,台湾裕隆等希望转型老品牌提供整车制造服务。

与固化的传统汽车市场不同,电动汽车市场不断有新人涌入。

电子产品制造商小米计划在2024年前推出智能电动车。互联网巨头百度与吉利有一家合资企业,也计划做同样的事。

全球60%以上的iPhone都是富士康组装的,人们普遍认为,富士康才是生产苹果汽车的最佳候选企业。

目前,它的命运与几家初创企业紧密相连,与老牌企业相比,新兴汽车制造商更愿意与新兴的供应商合作。

2020年10月16日,富士康在台北的HHTD论坛上展示了电动车开放平台框架的互动仪表板▼

富士康带头要击垮传统汽车供应链的金字塔。

2020年10月,刘扬伟发起了由汽车行业的软件和硬件公司组成的“开放电动车联盟”。MIH联盟,MIH代表 “Mobility in Harmony”(和谐出行),旨在制定行业标准,并开发硬件和软件相结合的“套件”,供电动车制造商使用,从而减少新车的开发时间和成本。

该联盟已经吸引了1800多家公司,包括高通、微软和世界上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

富士康和裕隆汽车的合资公司鸿华已经使用MIH平台为台湾一家交通运营商设计了一个电动巴士原型,并将于明年上路。

日本自动驾驶软件初创公司Tier IV的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加藤·信培(Shinpei Kato)说:“MIH要做的是建立一个类似的合作伙伴链,就像传统汽车制造商建立他们的供应链一样。” Tier IV是该联盟的一个重要成员。

他补充说:“在传统的供应链中,只有处于金字塔顶端的汽车制造商才具有决策权。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在电动车中,电机和电池等关键部件是由软件控制的,与金字塔顶端以机械为主的发动机是两码事。

这表明零部件可以打包成更大的模块,并作为子系统集成,使它们更容易组装,就像今天的智能手机开发和生产一样,可能会供应商更多的话语权。

“参与的公司可以一起做出决定。” 信培说,“我们可能不再需要传统汽车巨头来生产电动汽车。”

日本自动驾驶软件初创公司Tier IV的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加藤·信培▼

有人质疑MIH将如何发展,最终它将如何让富士康受益,以及受益多少。

“零部件供应商可以通过MIH联盟更快地进入电动车供应链,而富士康也可以获得更多供应商,加强在电动车行业的竞争力。”

长期跟踪富士康的台湾经济研究所(TIER)汽车电子分析师邱世方(Chiu Shih-fang)说,“MIH是否能发挥作用,仍取决于供应商的真正技术能力。”

MIH在8月份注册成为非营利性基金会,这意味着它不再属于富士康,其成员也不从属于该公司。

亦敌亦友

随着汽车供应链金字塔的瓦解,富士康的合作伙伴和对手会是谁,还有待观察。

富士康不是唯一想抓住汽车行业电气化风口的科技公司,每家科技企业在电动车供应链中都有自己专有的位置。

日本电产在7月宣布,它正在与富士康谈判在2022年组建合资企业的事宜。

该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电机制造商,它的产品应用于电脑、智能手机、冰箱等大部分领域。它的目标是到2030年供应45%的电动车电机。

广达电脑和和硕公司一直在为传统汽车和电动汽车制造商提供电子控制单元。

而世界领先的电源管理解决方案供应商台达电子,十几年来一直专注于为电动汽车提供电源、充电、散热和电机管理系统。

虽然这些公司都没有表现出富士康般整车制造的野心。但是韩国巨头LG电子一直在深化与麦格纳的关系。他们的合资企业也是制造苹果汽车的热门人选。

电动车开放平台框架▼

与此同时,位于旧金字塔顶端的传统汽车制造商仍保持着不可动摇的地位,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品牌知名度。它们还拥有他人难以复制的技能和经验。

制造电动车可能比制造传统汽车更简单,但它一定比制造iPhone复杂。零部件至少多了10倍,而且它的安全性能要求比手机高得多,毕竟汽车安全是关乎生死的。

“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富士康的电动车进程,他们可能认为富士康并不了解这个行业的运作方式。”伊藤忠商事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深尾三四郎(Sanshiro Fukao)说。

他说:“一个汽车制造商有能力把零部件组装到一起,并保证它的安全。而富士康可能认为,把二级供应商们都网罗到自己这边来,就可以获得这一能力,这样想是不对的。”

富士康:能造iPhone就能造电动车▼

其他对富士康造成持保守意见的分析人士认为,汽车的开发周期比消费电子产品长得多,而且建设汽车生产线也不一样。

咨询公司贝恩驻上海的合伙人曾伟民(Raymond Tsang)指出,汽车的个性化定制选择更多一些。客户可以订购特定的颜色、内饰、选装包等,因此与标准化的智能手机组装相比,生产线上制造出来的汽车要符合许多特有规格。

TIER的邱世方说,汽车行业经历了从旧技术到新技术的转变,赢的空间还有很多。

她说:“电动车的时代创造了新的可能性。制造汽车的方式是不同的,有各种商业模式。无论是老牌子还是新牌子都将找到自己的位置。市场将大到足以容纳所有的参与者。”

Counterpoint Research负责汽车和新兴技术的研究分析师苏门·曼达尔(Soumen Mandal)说,“合作协议,尤其是与Stellantis、吉利和菲斯克的合作,将帮助富士康获得汽车生产经验,获得规模经济效益,并确保电池等部件的安全性。”

他说:“凭借这些财富,富士康要推出的产品必须是一流的,才能树立良好的信誉,以及取得大客户的信任,包括苹果。”